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遵守学术规范 推进学术对话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 作者:杨奎松 时间:2004-7-13 10:41:00
】【打印】 【关闭

《中国社会科学》1999年第4期刊登了一组关于“学术对话与规范学术”的笔谈,11位学者对如何遵守学术规范、推进学术对话各抒己见。

我院近代史所杨奎松认为,遵守学术规范既要教,也靠管。第一,所有老师在指导自己学生时,首先要教育学生懂得必要的学术规范,懂得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使学生在从事学术研究之初即树立起学者应有的道德意识和责任心。第二,要加强学术批评,对违规者不妨给予必要的警戒。但个别的批评难解决问题。第三,要建立必要的“警察”制度,即通过有关杂志社和出版社严格把关,来强化学术规范的执行。一方面建立专业评审人制度,防止人情稿、低水平稿件和重复性选题轻易过关,同时也便于将一些有价值的学术成果当中存在的明显讹误和缺失消灭于发表之前;另一方面可提出一些明确的规范要求,尤其是应当要求一切论文论著必须对本专题研究的观状及其重要成果做出评价,指出其不足,说明做进一步研究的目的所在,并应当要求研究者凡利用他人的研究成果及其观点和资料,必须注明。

华东师大中国史学研究所谢维扬认为,学术规范对于学术实践的根本意义是保障其在连续性基础上的有序发展,因此,对一个学者来说,遵守学术规范乃植根于这样的精神,即要使自己的研究对学术史负责。将当下的研究认真地置于学术史的相应环节中,这是一个严肃的研究者最起码的学术意识。

北师大历史系赵世瑜认为,我们所能认定的共同规范,除了某些基础层次上的以外,大概应是学术创新这一条,有了这一条,就会有学术进步。此外,我们在对学术失范的情形进行批评之时,要特别注意区别不同的情况:对剽窃、抄袭,要坚决将其绳之以法;对那些没打好基本功的文章失范,要不断地提醒,使之改正;但对一些因学科特性或学术个性造成的问题,应在同情理解基础上,把它们与学术规范问题分清,避免混为一谈。他指出,学术规范应该包括哪些内容、应具有什么基本原则、应该如何运作和执行,都是需要大家不断认同的问题,而且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切不可视为什么人的独家发明,更不可将其等同于学术法庭,视为凌驾于一切学术之上的无贰权威。

我院人口所蔡认为,学术研究需要激励,学术规范的建立正是提供这种必要的激励机制。当我们难以做到对整个学术界应用一种比较严格的学术规范,或者说这样做的成本太大时,可以着手做的事情是,在一个较小的范围内应用较为严格的学术规范,目的是构造一个具有较大创新能力和创新概率的科学研究“毛细管”。

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葛剑雄认为,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光有具体的规范还不够,还应该改善学术界以至整个文教科研界的生存环境,并在制度建设上做出努力,使诸如审稿、评审项目、确定经费、评奖、鉴定、提升职称、论文答辩等活动都能遵循基本的原则,如回避、匿名、保密、申诉、复议、仲裁等,并且应该配套成龙,相互支持,相互制约。他还认为,学术批评应该注意方式方法,避免使用刺激性词句,但这不能成为拒绝批评的理由,不能成为回避问题实质的挡箭牌,更不能成为评价批评是否正确的根据。此外,学术批评当然要尽可能全面,但必须将学术批评与学术评价区别开来。如果是评价一本书、一个人、一个学派,当然应该全面,不能只根据其中的一部分,但如果是对一些具体问题的批评,就不必求全。

北京大学社会学人类学研究所马戎认为,如何对待学术批评,希望被批评者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别人批评的内容与方式,不挑剔也不苛求,尽可能从批评意见中吸收对自己有益的东西;批评者则要采取客观、真诚、相互尊重、与人为善的态度,批评的时候根据充足、用词准确,尽可能做到全面、客观、准确,注意动机与效果的结合,批评针对学术观点而不针对个人。他认为,学术批评最好不要诉诸新闻媒体和非学术报刊。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李伯重认为,学术批评要守规矩,但却不能有定式。不仅批评的形式不能模式化,而且批评的角度、内容和对象也不能强求一致。

北京大学政治学系李强认为,应把知识增量作为提倡学术规范的一个重要的着眼点。提倡学术规范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使学术探讨与批评有一定的规则,从而使知识累积成为可能。在这个意义上,学术研究中最重要的规范是论者对所讨论问题的研究现状——国内的以及国外的——有一个清晰的了解,在此基础上界定自己对该问题的贡献,贡献可能有多种形式,如发现了新材料,应用了新方法或基于新思路得出新结论等等。

北京大学法律系苏力认为,不批评也是一种批评,事实上可能是更重要的批评。对于那些你认为是不值一批的著作,就根本不要理睬。他还认为,在批评上必须坚持学术的标准,而非道德标准。批评者应进入被批评者的学术传统和他所要回答的问题。任何学者自身的学术传统都可能会掩盖他对被批评者的学术传统和试图处理的问题的理解;同样,也只有进入别人的学术传统,才可能理解某个词语在其特定语境中的概念定义,而不是简单用常识或本学科的概念定义来贬斥对方缺乏常识。

四川大学历史系罗志田提倡和而不同、多元开放的学术对话。他指出,今日讨论学术对话者时有预悬一个“惟一正确”的标准然后据以评判的倾向,这与“学术”本身的基本精神不甚相合。“学术对话”是学术研究这一知识生产过程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学术研究的主要特点恐怕正在于未必有什么惟一正确的方式或方法。

华东理工大学应用社会学研究所张乐天认为,我们最需要扎实的实证研究。没有扎扎实实的实证性基础研究,无论是宏观层面还是微观层面,与西方学术界的对话都不可能正常进行并取得积极的效果。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值班电话(Tel):(86)010-6403.2023(办公室) 传真(Fax):(86)010-6407.4377
网站备案:京ICP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