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文物局 Beijing Municipal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搜索关键词:
不该被遗忘的青龙桥天主坟——北京基督教史迹拾遗

时间:2018-5-3 10:26:31
】【打印】 【关闭

  今北京西城区育民小学分校(原青龙桥小学),坐落于滨河之畔。学校附近有滨河公园,从早到晚都有游人驻足休憩、娱乐,公园周围现代建筑林立。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一带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曾为天主教会墓地。
  该墓地至少在明代天启四年(1624)就已存在。然而,最早葬于这里的人并非教徒,而是一个葡萄牙士兵。根据《钦恤忠顺西洋报效若翰哥利亚墓碑》碑文记载, 天启元年(1621), 太仆少卿李之藻奉命负责战车和火器的制造,招聘西洋人在广东香山县制作,并与张焘、孙学诗等率领二十四名族人,将火器画成图纸,送到北京上呈明熹宗过目。后来,奉天启皇帝诏,六名葡萄牙炮兵从澳门来到北京,在草场教明朝士兵怎样用炮。若翰哥里亚就是教习炮法的葡萄牙籍士兵之一。这种红夷大炮发炮不费力,射程很远。但试验第五天,哥里亚不幸被炮误伤,不久去世。明熹宗哀悯哥里亚,命葬于西便门外青龙桥。碑文由福建晋江文豪何乔远撰写。何氏与意大利人艾儒略等西方传教士有接触,他是晚明文士中对西方科技、文化也比较了解的一位。
  另一位葬于青龙桥墓区的名人是清代康熙年间汤若望教案牺牲的李祖白。李祖白是汤若望的学生,康熙初年出任钦天监夏官正。他在汤若望授意下著有《天学传概》,针对安徽歙县人杨光先等人对天主教的发难,为汤若望辩护,指出天主教的合理合法性。但杨光先先后撰写了《破邪论》等文章,矛头直指汤若望及其党羽,指斥天主教为邪教。这起案件直接的导火索是荣亲王葬地选择问题,没有用正五行,而是用《尚书》里的洪范五行。1664 年4 月,杨光先呈礼部《请诛邪教状》,给李祖白等人定了三大罪名。《显亲王富绶等题为议处李祖白等五人以死刑等事密本》中,参加议政王大臣会议的议政王、贝勒、九卿、科道官员等最终于康熙四年(1665)建议,李祖白与春官宋可成、秋官宋发、冬官朱光贤、中官刘有泰五人被处斩;亲属责打流徙宁古塔。康熙帝的批红基本按照显亲王等人的决定。李祖白的处死,对当时西方科学在华的传播也是一个损失。天启年间,李祖白还与汤若望合著《远镜说》一书,传播光学望远镜知识。这批人参与钦天监的天文历法研究工作,呕心沥血长达二三十年,却不能善终。

  据《李公祖白迁葬记》,民国二十九年(1940)重修青龙桥墓地时,李祖白墓碑碑首露于地面,下掘七尺,才得见全碑。当时发现朽烂的黄柏木,可能是其简易棺木,下有骨骸一具。因当时正值阴雨,重修人员没有准备新棺,只用两个缸盆盛以骨殖,重新葬殓。并竖立一石,纪颂李祖白的生平事迹。著名天主教士、历史学家方豪神父在其《中西交通史》和《中国天主教人物传》两书中,均提到过青龙桥这处墓地。方豪本人在1946 年寄寓北平期间,也曾亲自考察过青龙桥墓区。此时距离重修工程已经过去六年。方豪看见了镌有“康熙元年孝男祖白”的墓碑。李祖白本人墓碑中刻“皇清敕赠承德郎钦天监夏官正祖白李公墓”。右刻“康熙十年七月十三日”,左刻“男式立”。实际上,康熙八年(1669)六月,南怀仁等便通过礼部呈奏恩赐为汤若望昭雪,其中有“照原官恩恤李祖白,流徙家属取回京,有职者各还原职”。所以才有康熙十年(1671)其子李式为李祖白立碑之事。
  除了以上两人在中西交流史中比较著名外,该墓地所葬大部分是一般的天主教徒及其女眷。从天启到光绪年间,碑碣数量如下:天启2 碑、崇祯4 碑、顺治6 碑、康熙22 碑、乾隆8 碑、嘉庆3 碑、道光9 碑、咸丰7碑、同治5 碑、光绪8 碑,共计74 碑。天启年间的两碑,除上述哥里亚墓碑外,还有一位本笃老人的墓碑。本笃老人,名不见经传,但据说是利玛窦到北京后第一个施洗的信徒,时年八十四岁。利玛窦去世后,每逢瞻礼日,老人必去利玛窦墓前叩首。去世后,教友把他葬于葡萄牙炮兵哥里亚墓之侧。
  荒芜多年之后的青龙桥茔地,在1940 年重修后,由当时的南堂神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北京市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的李荫桃撰写了《重修青龙桥茔地记序》,吴德辉撰写了《重修青龙桥茔地记》,记述重修工程始末。明清以来,北京地区除了滕公栅栏、正福寺安葬天主教名人外,一般教士、教友的坟冢,还有阜成门南河沿三角地、车道沟、核桃园等几处。但坟冢数量最多、保存程度最好的当属青龙桥的天主坟。
  火炮、望远镜与西方天文历法等西方新知识、新技术,在明清西学东渐的过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徐光启引进的红夷大炮,曾用于明朝与后金的宁远之战中。汤若望参与编定的《崇祯历书》,使中国天文学与世界天文学接轨。青龙桥虽然没有葬入这些技术的直接发明者,但是哥里亚、李祖白等人起到过一定作用。民国时期对北京青龙桥天主坟的重修,无疑是对明清之际西方科学精神的一种纪念。

(侯海洋)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府学胡同36号 邮编:100007
Address:No.36 FuxueHutong,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Post code:100007
政府网站标识码:1100000009 网站备案:京ICP备050835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41
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1280*1024分辨率 浏览本站

官方微信